准备好跟机器人正面交锋了吗?


来自:CSDN(微信号:CSDNnews),原文链接,作者:ANNA JOHANSSON,译者:弯月

你是否曾因为GPS应用助手给你指了一条很慢的路而大发雷霆并怒骂GPS,好像它能听懂似的?或者是否曾因为Siri认真地回答了你戏弄她的问题而开怀大笑?或者曾经像讨论一个人一样讨论Alexa,向朋友诉说她能“倾听”或她的诡异的笑声吓坏了你?

并非只有你如此。人类在不会动的物体拟人化方面有很长的历史,比如无意中对着椅子说“对不起”,用“她”指代船,或者将树干上的形状想象成笑脸并认为树是“活的”。在现代社会,电子设备可以与人类进行基本的交互,人们就更倾向于将其拟人化。

当然,目前来看绝大多数人在将Siri、Alexa等聊天机器人拟人化时都是本着半开玩笑的目的,想看看这些机器人究竟能干什么。这只是在开玩笑。不过很快这就会成为现实,人们必须学会如何跟聊天机器人、AI甚至最基本的便携设备交谈,才能发挥高科技环境的最大功用。

尽管想象机器人会走会说话的未来很让人兴奋(先不管银翼杀手那种可能的后果),但在人类和机器之间建立类似人类的交流,有几条非常实际的理由:

  • 直观的接口。对于初学者来说,与重新学习一门类似机器的语言相比,类似人类交谈的方式总是更方便、更直观。想象一下,问Siri一个问题远比绞尽脑汁找出搜索关键字以获得信息要容易。这样能让科技触及更多的人,让科技融入日常生活更容易(如在整个房间里获得助手的帮助)。

  • 个人辅助。类似人类的功能和对于一些与个人紧密关联的领域的自动化也十分重要,例如疗养或家庭保健。拥有人类情感的机器人甚至可以帮助心理发展障碍的儿童融入社会,或在其他人无法与儿童正常交流时进行辅助。

  • 定制。能够“理解”人类并与人类交流的机器人就像一个朋友,能学习并且适应它的人类伙伴,根据他们的表达方式理解其情绪,并在恰当的时候说出正确的话。

  • 占有用户。与朋友交往远远好过与不会动的物体交往,因此增加一层友好的对话,正是应用和设备增加用户占有率的办法。

现实的类人机器

已经有一些AI程序和机器人试图模仿人类的表达方式、感情和语调,这已经超过了现代聊天机器人的有限的功能。例如:

  • Care-O-bot。来自德国的Care-O-bot是个便携式助手,它的设计旨在人类的环境中辅助人类。这个看起来笨拙且带轮子的机器人的目的是给老年人和需要健康护理的人提供协助,它带有社会角色模型,能“教”它如何更真实地进行社交活动。用其创造者的话说,它的设计像“像绅士一样”。

  • Pepper。Softbank Robotics设计的Pepper是个卡通形象的人形机器人,其胸部有个显示屏,能够读取人类的表情。Pepper不是用于健康护理,而是被设计为商业应用,它能分析面部表情、语调、词汇等,学习人类的感情,并相应地调整沟通策略。

  • Zenbo。Zenbo更像是个通用机器人,其形象让人想起BB-8,设计目的是日常家务。它的屏幕上有个像人脸一样的形象,能在房间里移动,能够交谈并接收动作指令。它的脸部能传达复杂的类似人类的表情,并且能根据指令中的动词和非动词做出反应,为人类提供更好的体验。

  • Woebot。与这里列出的其他机器人不同,Woebot并没有形体。它是个聊天机器人应用,监视人类的情绪并为人类提供信息,并且能够调整自身以适应人类的谈话语调和词汇。本质上它是个应用程序形式的机器人疗养师。

“恐怖谷”因素

恐怖谷一词用来描述对给定物体(多数情况下指机器人)的审美趋势。其大意是,物体越像人类,就显得越可爱,例如,人们经常给会说话的卡通动物形象更多的人类表情,使其更容易和人类建立联系。但是,当物体像人类到某个程度上,就会引起人的紧张情绪,人类对它们的好感度会急剧下降。这种现象称为恐怖谷。如果它们能再像人类一些,直到几乎与人类无法区别,它们就能爬出“恐怖谷”从而再次得到人类的喜爱。

恐怖谷理论应用到友情和个人交互的领域,就是开发者需要应对的主要难题。许多机器人学家的应对方式是止步于恐怖谷之前,因此造就了Zenbo、Care-O-bot这种不像人类的机器人。但是,恐怖谷可能仍会成为对话的问题,一个用错的词或表述不当就可能打破人类的幻觉,提醒人类他们只是在跟机器交谈。

不管你喜不喜欢……

不管你喜不喜欢和机器人进行真正的个人谈话,你都得准备好迎接它的到来。建立更友善、更具感情功能的聊天机器人和个人助手,是通往更实用、更方便的技术的最有效途径。

这并不意味着你需要放弃童年最好的玩伴去接受一个机器人伙伴,但它确实意味着,我们使用设备的方式会有巨大的变化,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不远的将来,使用更像人类的设备。

推荐↓↓↓
大数据技术
上一篇:除了用大数据杀熟,滴滴更应该用大数据来保证乘客安全 下一篇:波士顿动力机器人会跑了!机器狗学会上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