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软件新的里程碑事件--- GNU GPL被法院认定为 “具备强制执行力的合同”

来自:富麦信息

导语:由于涉及权利的授予和限制,“开源软件”是一个法律与技术相交融的复合概念。从自由软件和开源运动发展的早期阶段至今,对开源软件著作权保护和相关许可法律定性的争论从未停止。最近,开源世界里又发生了一件里程碑事件,借此事件,让我们一同探讨----“开源软件在法律领域的进展”。


开源软件在法律领域的进展01


事件的主角


41.jpg


GNU GPL: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通用公共许可证,是一个广泛被使用的自由软件许可证。从Linux内核到GCC工具链,许多自由软件项目都遵循适用GPL.(后续会详细介绍)

41.png


Hancom
韩国本土的office办公软件商。

   

     42.jpg

 
Artifex: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家软件开发机构。

42.png 

 

Ghostscript是一套建基于Adobe、PostScript及可移植文档格式(PDF)的页面描述语言等而编译成的开源软件。当然,这款软件的开发者是Artifex。



Hancom Vs Artifex



Hancom公司出售的Office软件程序中,下载并使用了Artife公司所开发的Ghostscript工具。

这款Ghostscript软件采用双许可证方式

一种选择是你可以在遵循GNU Affero 通用公共许可证的前提下自由且免费的使用它,在GNU AGPL 许可证的规范下,你必须做到自由分发对Ghostscript 做出的任何改变的代码;

另一种选择你可以通过付费方式向Artifex 公司购买商业许可证。在该商业许可证的规范下,你可以使用该软件代码满足自己的目的,并保留所有源代码。


Hanom公司没有付费给Artifex公司以获得商业许可证。他们选择采用AGPL 许可证路线,但现实使用中,Hanom反了该许可证,即在集成Ghostscript 到他们的产品中去的时候,没有按照许可证所要求的将对Ghostscript的修改代码自由的提供出来。

看到Hancom出售的软件每年赚取上千万美元,但Artifex没有获得任何好处。于是Artifex将Hancom起诉至美国法院,要追朔许可证授权费用



Hancom 为自己的辩护



在Hancom公司的辩护过程中,他们申明了若干事项,包括该公司由于不是在美企业因此无法在美国产生侵权,但最关键的是它做了两项举证来针对GNU GPL 许可证的强制执行性:

第一,该公司认为其在下载Artifex的软件的过程中没有签署任何法律文件,以至于无合同文件被强制执行。

第二,联邦版权法优先于该案件中的合同申明。

(第二条举证看上去有点奇怪,因为其源于一个众所周知的案例”Jacobsen v Katzer”这个案例我们下次在细说。)


美国联邦法院的判决


43.jpg

 今年4月底,科利法官驳回了Hancom的观点,否认了关于由于韩国公司实际上没有签署任何东西,没有相互同意的说法。

科利法官解释。“GNU GPL规定,如果用户没有获得商业许可证,即可视为  Ghostscript的用户同意AGPL 许可证条款

人们在下载软件的时候默认同意GNU GPL——这意味着GNU GPL本身就是把这个简单的著作权问题并进入合同法领域所需要的额外元素。从这个意义上说,GNU GPL自我传播,即使没有“签署合同”,当你选择开源路线时,它就被认定为备强制执行力的合同

众所周知,美国属于判例法系,所以这个案件,就变成了开源软件在法律领域新的里程碑。

参考文献


新闻原文:http://devrel.qiniucdn.com/data/20080814223818/index.html 

法院判决公文:https://regmedia.co.uk/2017/05/12/gnu-gpl-decision.pdf 

推荐↓↓↓
开源最前线
上一篇:开源巨献:阿里巴巴最热门27款开源项目 下一篇:从满腔热血到想删库跑路,程序员分享开源苦与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