绩效目标的制定,你懂吗?

来自:大飞码字,作者:大飞码字

前几天有读者给我留言,想让我写写绩效考核的事情,刚好也跟同事聊到这部分的内容,干脆就写点相关的文章吧。


绩效在职场是很重要一件事情,影响到个人的升职加薪。人在职场,便如身在江湖,只有明白其中的规则,了解这冰山下的东西,你才能在职场中游刃有余,才能使你的工作富有成效。


绩效考核是一个管理手段,目标是为了发挥团队最大的战斗力。管理学那一套学院派的东西,我不太会讲,有兴趣的可以找些相关的经典书籍来看看,我只聊聊我的一些想法。


我曾经思考过一个问题。


大公司都有专门的绩效管理团队,他们会负责设计合理的考核制度,然后推进考核制度的执行。有一天我突然想,互联网行业为啥不能像生产零件的工厂那样来考核,这样好像简单很多。


比如生产零件,可以按件计算工资。只要零件的质量达到基准线,就算合格,然后记一件,一个人一天生产了多少个零件,一个月生产了多少个,都是很清晰的,也不纠结,如果不考虑很特殊的情况,这种考核应该是很容易执行的。


管理者省事,员工之间也不会有太多摩擦。执行过程很客观,结果也很客观,也不会有各种不满意的地方。


然后我就想为啥我们的绩效不能这么搞?不能是肯定的,但为啥不能,我却一直没想明白。


后面有一段时间,我脑子里一直想着这个事情,然后就进行了一番推导,终于算是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我思考了这么一种情形。


一个团队在做一款产品。我们要来给这个团队,这个产品设定考核的目标。先抛开人的因素不说,假设我们对这个团队是中立的,没有先入为主的好感或厌恶,那我们怎么来制定这个团队的绩效比较好呢?


最简单的,我们看结果,就是这个团队,在这一年内产品的产出,那这个产出是什么? 


一个app?一个网站?还是一个小程序?


好吧,都可以,但一个团队做出了一个app,就叫好吗?


当然不是。


如果是一个没有人用的 app,  那有什么价值,所以肯定不是产品本身,而应该是产品的用户数或者是产品的市场占有率。


我们简单一点,就拿用户数来衡量吧。


在这个产品项目启动的时候,如果你做为大老板,那你怎么给这个产品定一年后的目标呢?


100万用户?1000万用户? 


但这100万,1000万用户的目标是怎么得出来的呢?


我想到两种方式:一个是自己拍脑袋;一个是有客观的参考。


我们假定,有客观参考吧 ,那这个客观的参考怎么来? 


假设运气好,刚好有一个竞品存在,这个竞品在去年一年内做到了100万,所以你给团队定了100万的目标,但这样就合理吗? 


有可能整个市场就200万用户,有一百万的用户已经被对手拿走了,而且对手也在继续扩展市场,所以你的团队要在一年内拿下100万,几乎不可能。100万的目标不太合理。


好吧,那目标怎么定呢?


聪明的你,肯定想到办法了。招一个全新的团队,来研究这个问题,看看这个目标要设置成怎样才是合理的。


哈哈,逻辑上当然没错,但这么做不是傻吗?主营业务都没做起来,搞那么多,如果是创业公司早死过几回了。


经过上面这个过程,你是不是发现,类似互联网产品的绩效目标制定,其实很难,因为目标本身的好坏就需要复杂的推导和判断。


为了知道一个目标好坏,再招一个团队去研究目标的好坏,又陷入了死循环。


那怎么办 ?别忘了,我们还有一个办法:拍脑袋! 


哈哈, 是的,就是拍脑袋,这个不是贬义,是褒义,看似很傻的行为,却是最高效的。


当然实际过程中,老板肯定没那么傻,多少会有些参考,应该比拍脑袋更专业些,至于专业到什么程度,就要看公司,看老板了。


这么一个过程分析下来,你就可以体会到绩效目标制定的困难了。


当然,你可以说,我只是一个小兵,没到负责一个产品的程度,我只是负责一个功能的开发。


其实道理是一样的,你也可以自己推导一下,假设要给你现在做的事情制定一个目标,那怎么定制才是合理的呢?


其实也是拍脑袋。


当然,一个特性目标的制定比起一个产品要简单的多。完成这个特性需要耗费的人力,质量指标,性能指标等,都可以给出一个标准


但这个标准是怎么来的呢?一般都是来自制定目标者的经验。


如果他经验丰富,自己做过,也带人做过,那他给出的标准可能会比较符合客观事实,如果他本身的经验不丰富,那就很看拍脑袋的运气了。


有人觉得这个不是拍脑袋,但我觉得这种方式其实也是拍脑袋,只不过因为有经验的加成可以拍得更准些。


你可能觉得我好无聊,也可能觉得我有点傻,思考这种问题,但思考完这个问题后,我觉得它给我带来了帮助。


现在我接到我老大需求和目标后,我都会思考,这个目标是怎么得来的。


我会先自己推导一番:如果是我,我会怎么去制定这个目标?是随便拍个脑袋?还是有其它的参考?有参考的话,那个参考是什么?


然后我也会思考,这个目标合不合理。如果跟我自己的推导偏差太多,我就会去找我老大沟通,说出我的想法和推理,以便重新调整这个目标。


我上面的描述,在教科书里,可能会有更完备和专业的说法,不过我估计大部分同学是看不下去的,说不定,我这个不上道的思考,看起来更有意思点,也说不准能给你带来点启发。


或许你再次跟你的老大做绩效目标制定的时候,可以尝试进行类似的思考,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推荐↓↓↓
程序员的那点事
上一篇:我的程序员之路:高考 下一篇:我的程序员之路:上帝的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