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钱给够,天天996

来自:LJ说(微信号:LjNotes),作者:LJ说

有些人会问我,在国外工作的体验怎么样?

我的回答是:在硅谷工作这几个月,深深体会到了工作就仅仅是“工作”。

言下之意,除了“工作”这件事之外,一个人的生命中,还会有很多其他东西,比如说“家人”、“恋爱”、“兴趣爱好”、“健康的身体”等等。

在国外的人会觉得,这不是废话吗?!

我觉得对于当下的年轻人来说,还真不是一句废话。

还记得在国内工作的那段时间,工作就是那段生命中的全部构成,一天几乎都是泡在公司度过的。

正因为以前没有意识到生活中还有其他可能性,才让我对目前“丰富多彩”的生活体验颇深。

而另外一边,还在国内加班的好友,则无数次地投来羡慕的目光。

他们的苦我完全懂,我们都曾是在一条战线上与996做斗争的人,或者说,我们都是曾经自己选择了走向996这个大漩涡的年轻人。

在当时而言,选择了互联网行业,也就默许了它将会以野蛮姿态吞噬我们的闲暇时光。

在“996”和“朝九晚五”这两种工作状态都经历过之后,996工作模式对我来说变得更加立体,我虽然不是完全地否定它,但是也绝不希望所有年轻人都笼罩在996的阴霾之下。


 
   
     
     
有目标地工作
   
 

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有一个“重大发现”,那就是生活过得幸福的人,都是因为有明确的目标,然后持之以恒地朝着这个目标去奋斗。

当我把这个顿悟跟老 k 说的时候,他嗤之以鼻:放屁,过得幸福的人都有钱。

于是我觉得老 k 真是俗不可耐,满身都是铜臭味,怎么老想着赚钱呢。作为一个名校毕业生,就应当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豪情壮志嘛。

当然我是一个学渣,没有那么宏大的志愿。

于我而言,毕业的时候最想做的事情是做一个好产品出来,后来知道张小龙也曾说过要“做一个伟大的产品取悦自己”,所以你看这就是一个产品经理最大的梦想。

我毕业后工作的第一家公司,就是所谓的996,甚至9-12-6。一周上班六天是没跑的,每天看老板心情还要加班到十一点多。但还工作得非常带劲,可以说没有丝毫抱怨,原因就是自己内心的这个目标在支撑着,按当时一个同事的说法,“这样一群朋友加班去努力做好一件事情的感觉,实在太 TM 棒了!”

后来有人问我,你一个学商科,又是做产品经理的人,现在怎么就在谷歌做程序员了呢?

实不相瞒,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源的。当时不会觉得在公司是上班,而是在为自己的目标、梦想努力着。

被开发大哥嫌弃说不懂技术,那么就下班后自己再抱着技术书学习,因为需求排不上,所以立马自己学了 Python 和 SQL,从数据库管理员那里要了一个权限,自己跑数据,不用苦等程序员小哥有空的时候再给我弄。

久而久之,产品没做好,自己倒是练就了一身的技术本领。

后来,跳到了另外一家公司,也经常泡在公司,遇到了同样勤奋加班的 L 哥。我内心惺惺相惜的情感油然而生,想着他也是心中有做伟大产品的梦想吧。

我问 L 哥为什么那么努力?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产品?有梦想支撑着是不是觉得即使累也很开心?

L 哥一脸懵逼:啥?没有啊,我就是觉得在这里工作挺开心的。

后来我才知道,L 哥话只说了前半部分,后半部分是,他再不努力工作,就要回家接管家业了,他爸手下好几家工厂和公司,只是让 L 哥出来体验一下生活。

呸,还是老 k说得对,有钱最幸福。

996和996是不同的,如果自己内心没有一个支撑自己的目标,一个普通人断然是无法在下班时间后继续开开心心地做着工作相关的事情。

可是很多人也会说,自己没什么多大的梦想,也没什么目标,就是不想那么累。别跟我谈梦想,我的梦想就是不用工作。

这也太对了!多年之后我才觉得,工作最大的目标就是赚钱,赚够了钱,才能不工作。


 
   
     
     
谈钱并不可耻
   
 

我发现还是有很多90后,受父母,或者受社会毒鸡汤的影响太深。

刚毕业的小伙子小姑娘,初来乍到很害羞,不敢跟企业谈钱,把“学习、实现自我、钱无所谓”之类的挂在口边,于是正中 HR和老板下怀。

你不是不在乎钱吗,好,给你个让你仅够生存的工资;你不是要学习吗,我手上有一堆项目,好好干,能学到很多东西呢。

其实工作这件事,对于普通老百姓孩子来说,是个特别单纯的事情。

员工在公司上班干活,出卖了自己时间和精力,而公司为此付出相应的金钱,仅此而已。

不少人看到这里,内心开始反驳,这工作时间久了,毕竟自己也得到了学习、成长呀。

日子久了,人必然是会成长的,但工作场上这种“成长”,只是意味着你在这个岗位上的技能更熟练了,最后也是能为公司创造更大的价值,而公司也应该为此付更多的工资给你。

绕来绕去,还是一场时间、体力和金钱的交易。

我并没有说,上班就该磨洋工,下班准点走人,在工作上拒绝学习和成长,就是不让公司和老板赚到钱。

人也是必须成长的,对普通人家孩子,这也是必然选择的道路。

而是大家需要明白,既然是纯洁的金钱交易,就应该把钱放在台面上来讲。

没钱的公司跟你谈梦想,有钱的公司会白纸黑字地写清楚能给员工什么样的薪资待遇。

有许多年轻的猎头联系我的时候,免不了大吹特吹对方的企业文化怎么样,市场前景有多好,老板和管理层有多牛逼,就是不肯告诉你薪资待遇如何。对于这样的人,我只好回一句,不好意思我要开会了。

而真正有经验的猎头,则会好好地分析,跳到对方公司,能给你带来多少增益。有时候,我们一起分析一通下来发现,这笔帐算下来是亏的,他还会劝我别跳了,好好待在原来公司吧。

同理,谈到996,就更要把账目算清楚,加班可以,但是钱能给够吗?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普通人的绝大部分烦恼,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如果解决不了,那说明钱还不够。

要让人开开心心地加班,就要给出相应的报酬。我有一个在华为工作的朋友,平时也加班,强度肯定是超过996了,但是也没见他抱怨过,因为每个月工资单上明显多了很多钱。这些钱,可以吃喝玩乐,也可以在北上广加快速度地凑足一笔房子首付,何乐不为。

大部分年轻人,下班其实没什么事可做,与其发呆、打游戏、刷抖音,还不如多赚点钱,早日过上不工作的日子。

怕的就是某些老板断章取义,觉得年轻人,反正没事可做,还不如来公司加班呢,加班费嘛,年轻人奋斗的事情,怎么能提钱呢,学习成长最重要。

所以我们也不是拒绝加班,而是拒绝免费加班。

资本主义,讲究的是一个契约精神,你给钱我办事。总不能你用资本主义来赚钱,然后用社会主义来忽悠我“为梦想奋斗”,做免费劳动力。


 
   
     
     
险恶的资本家
   
 

近些年来,一帮土老板资本家是越来越不要脸。

早些时候,还有所忌惮,只是画画大饼来忽悠员工。现在已经是公开把996作为公司的制度,注意他们的996可是免费的。美其名曰公司遇到困难,希望兄弟们共克时艰。

最近西安奔驰美女车主维权的事情,想必大家也知道了,其中有一个谈判录音泄露了出来,如果没听过的,建议找来听一下,非常精彩,堪称是小市民跟大资本集团谈判的范例。

美女车主口才十分了得,其中有一段说得太有意思了,大意如下:

你跟我讲“国家三包”,“三包”保护消费者的你知道吧,怎么在你这里就成了坑我的理由了呢。好,根据“三包”规定,我这个车确实只能换发动机,不能退款或者换车,我认了。但是,“三包”也规定了,维修超过五天,要给我一辆备用车,你们就是不给,怎么这一条规定你就不遵守了呢?“三包”有利于你的,你就跟我说三包,有利于我的,你们就视而不见对吧?!

这一句用来诠释资本家的行径真的是太适合不过了。

当公司遇到困难,虽然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就强制员工996,要兄弟们理解,帮助公司度过难关。

可是当公司收益创新高的时候,怎么又不把收益分一部分分给兄弟们呢?

甚至,当员工困难的时候,比如说工伤、家里出事了、没法继续工作了,就一脚踢开。

最魔幻的是,当员工超过了一定的年龄,工作力不从心,没法像以前那么拼了,就被称为“老白兔”,用末位淘汰制踢出公司,换上一帮能996的小年轻。

真是,“以前一起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就叫我牛夫人”。

马云为了营造顾家好男人形象的时候,说自己后悔创办了阿里,没时间陪家里人;而需要员工卖命的时候,就说996是福报,年轻人要为梦想奋斗,现在不996什么时候996。

刘强东需要快递员更努力送货的时候,把酒言欢,称兄道弟;自己能力有限,导致公司业务下滑的时候,就给“兄弟”下了一个定义:凡是不能为我卖命的,就不是我兄弟!

还是马克思说的对,“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希望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不要只有眼前的苟且,还要努力地赚钱,才能得到诗和远方。

有梦想永远是好的,但是不要让公司跟自己谈梦想,要让老板跟自己谈钱,钱够了就可以了,梦想留给自己去和自己、家人、朋友慢慢谈。

虽然我们其实还做不到实质性的改变,但起码应该知道,现在资本家鼓吹的996那一套,是不对的。

推荐↓↓↓
程序员求职面试
上一篇:去薪水翻番但熬夜加班的小公司还是图轻松留在外企? 下一篇:记一次面试腾讯的奇葩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