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络管理员到首席架构师,这 16 年我是如何实现每年加薪 10000 美元的?

来自:CSDN(微信号:CSDNnews),作者:C. Zakas,译者:弯月,责编:郭芮
作者:Nicholas C. Zakas,一位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独立软件开发人员。我曾是雅虎和Box等公司的软件架构师,也是作家和演讲者,创建了ESLint开源项目并编写了几本书。目前,我正处于失业状态,因为我一直在治疗莱姆病,并且在过去的五年里一直无法离开家。,原文链接

【编者按】从 2000 年到 2016 年,从 48000 美元到 220000  美元,从最开始的网络管理员到后来的首席架构师——在 Nicholas C. Zakas 16 年的职业生涯,他的薪资待遇以平均每年 10000 美元的幅度上涨。这其中,他待过小型创业公司 Radnet,Inc.,也在曾经无限辉煌的雅虎工作过近五年。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位资深软件工程师的薪资史。

以下为译文:

时至2018年,即使是像软件这样的先进行业里,女性的薪酬仍然低于男性。不管是不是由于公司为同一职位的女性提供的薪酬少于男性,女性都很少去交涉,而且即便交涉了成功的可能性也较低;或者是因为其他原因,结果都一样:即使承担相同的工作,女性的薪酬仍然低于男性。

当今的世界本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状况,而且应该由我们(男性)来负责扭转这一局面——本文的目的就在此。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长期关注我的读者都知道近几年来我一直在和病魔做抗争。两年半前我不得不停止工作专心养病,而且看起来我还需要再过几年才能康复再次回到全职工作中。负责我上一份工作薪酬待遇的人很早以前就离开了那家公司,这让我置身于一种奇妙的境地,我不欠过去任何雇主的人情,而从上述我描写的情况来看未来的雇主还遥不可及。另外,作为一个白人,我知道下次找工作的时候,我可以就薪酬待遇进行交涉,而且不会遭到强烈反对。因此,这篇文章中的信息更多的是为别人提供价值。

顺便说一句,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很多次都有人劝说我不要和同事讨论薪酬,我对此一直很反感。通常他们都警告我说:“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到你那么高的薪酬,不要去伤害别人的感情。”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他们所说的“伤害感情”正是由于整个薪酬过程在总体上缺乏透明度,这也说明了为什么我们应该采用固定的方式支付薪酬,而不是要求每个人隐瞒信息。当然,总会有一些人实际得到的报酬达不到他们自认为应得的报酬,而这种方式似乎可以很好地表明,他们的工作做得不够好,而且应该想办法改进。

最重要的是,只有我们愿意分享信息,情况才会好转。同时虽然我可以分享我的最后一份薪酬,但是我并不觉得这对大家有帮助,因为现在网上已经有很多信息来源了。为了真正提供有帮助的信息,我感觉透露我的整个薪酬史,才能让大家看看自己的薪酬待遇是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改善。


这些数据来自哪里?


本文中的数据来源有以下几个方面:

  • 我的记忆。是的,记忆可能会出错,但有一些数据如此重要,所以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会一一指出。

  • Offer。2006年以后的Offer都是通知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我的,因此我能够100%确定这些具体情况。而2006年之前的Offer是通过信件邮寄给我的,所以我没有这些记录。对于那些我没记住而且没有Offer邮件的情况,我会努力猜测当时的薪酬范围。

下表包含了我所有的薪水(以及其他一些薪酬历史记录)。凡是我认为与评估薪酬相关的数据都加了进来,包括当时我收到的薪水,当时的工作经验(年),还考虑了起薪和最终的薪水,以及我收到的一些签约奖金和股票期权。带问号的金额表示是我的猜测,我没有包括我收到的任何受限股票,因为我只在雅虎给我的第一份Offer中收到了一些。


工作详情


仅靠数据并不能说明所有的情况,所以在这里介绍下每份工作的详细情况。我还会介绍我是如何来到每家公司工作的经过,因为我觉得认清盲目投简历与跟一家公司取得联系的区别很重要。

2006年,我从马萨诸塞州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由于加州的生活成本较高,所以无疑这对我的薪酬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有一次,我的经理曾提到如果我搬回马萨诸塞州,那么我的生活费会降低10%。但是我依然在加州,所以不清楚这话是否准确。

Radnet(2000-2001)

大学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马萨诸塞州韦克菲尔德的一家小型创业公司工作,公司的名字叫做Radnet,Inc.。我能得到这份工作是因为我小时候的保姆在这家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工作。我正式的头衔是网络管理员,我以为我进入公司后将负责运营公司的网站。但事实证明,他们为我提供这份工作时,乃至在我开始工作的第一天,他们就希望我可以兼顾UI开发与网站。事实证明,我从来没有做过管理网站的工作,而是一直在负责为公司的Web应用程序开发JavaScript组件。

我记得我的起薪是48,000美元(相当于2018年的70,284美元),因为这个薪水当时让我激动不已。暑假我在外面打工的薪水是2-6美元不等,所以这个薪水对我来说似乎是一笔不可思议的金额。几个月后,因为我表现优异,他们给我涨到了55,000美元。到2000年底,他们相信公司将被收购,因此把我的头衔改成了UI开发员,我的工资也涨到了62,500美元,因为他们觉得收购方会立即解雇“网站管理员”,他们想帮助我从收购中受益。

事实证明,并没有人收购该公司,所以它在2001年1月倒闭了。我从未真正拿到62,500美元的高薪,我在第一份工作中工作了8个月后失业了。

那份工作本身的压力很小。在那8个月里,我每周工作40小时,从未在周末加过班。

注意:我确实收到了这个职位的股票期权,但我不记得具体内容。我当时并没有真正理解股票期权的意思,所以这些信息也从未入过我的脑。

MatrixOne(2001-2005)

Radnet倒闭以后,我的经理加入了MatrixOne,他问我是否愿意和他一起。我很享受和他一起在Radnet工作的日子,所以我接受了他的邀请。有一点很重要:当时正处在互联网泡沫的破灭期,马萨诸塞州高科技方面的工作并不是很多。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建立了一份良好的关系,才有机会让我在Radnet倒闭后能够很快找到一份新工作。

具体的情况我记不太清了,但是我很确定我的起薪大约是68,000美元(相当于2018年的96,814美元)。而且我也很确信我得到了一笔很小的签约奖金,大约2000美元,那是我的经理为我争取来的。我还收到了一些股票期权,但是我依然并不明白它们是干什么的,因此也没有将它们作为我薪酬的一部分记录下来。然而,这都不重要,因为这家公司的股票再也没有到达过我加入公司时的高峰。我从未用过股票期权,即使在之后的职业生涯中我拿到了一些重新定价的股票期权,因为这支股票一直在跌。(最终这家公司被竞争对手收购。)

我的薪水没怎么涨过,因为这家公司的财务状况一直很差。在我在职期间,公司就一直处于停止加薪的状态。我经历了四轮裁员,最终“晋升”为高级软件工程师,但这不过是个头衔罢了。我的薪水并没涨(因为公司停止加薪的状态),而且我的职责也没有变化(因为这家公司很奇怪。)每次都会有人拍拍我的后背说:“干得好,请千万别辞职。”剧透警告:我迅速辞职走人了。

在我离开之前,我的薪水涨到了75,000美元左右。但这还不足以让我留下来。

就工作量而言,我依然是每周工作大约40个小时,而且周末从来不加班。然而,我每天都需要在通勤路上花费3个小时(单程1.5小时)。加上通勤时间我每周的工作时间为55个小时。

那是我生命中最忙碌的一段时光,因为除了全职工作以外,我还撰写了我的第一本书(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而且还去学校攻读了硕士学位(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我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如何完成这一切的,而且我还和当时的女友谈恋爱,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的。

Vistaprint(2005-2006)

我经常把在Vistaprint的工作称为我的第一份真正的软件工程的工作。那是我第一次申请与我没有任何联系的公司的软件工程师职位,我只是将我的简历发到了他们的电子邮箱。我向工程部门汇报(我之前的工作都是向设计部门汇报),而且拿到了很不错的Offer。当时这家公司还没有上市,我很高兴获得了3,000美元的股票期权。(那时我真正明白了股票期权的用途。)

我记不清起薪是多少了,但是感觉应该是82,000美元左右(相当于2018年的105,867美元)。由于很多原因我清楚地记得最终的薪水是98,000美元。首先,他们给了我很多无聊的项目,我对此颇为不满,所以我以为他们绝对不会考虑给我加薪。因此得知加薪时我感到很震惊,而且对于那个数字也感到震惊。其次,我有点失望为什么他们不干脆多给我2000美元,这样我的薪水就能到10万美元了。最后,我秘密地参加了Google和雅虎的面试,所以加薪以后我就可以拿着这个新的薪水与他们进行交涉了。

我只在Vistaprint工作了一年多点时间,然后决定搬到加利福尼亚加入雅虎。我在职期间Vistaprint确实上市了,但是因为我只在那儿工作了一年,所以也没有从那些股票期权中得到什么。

当时我的工作量比较重,但我仍然坚持每周工作40-45小时。我不记得周末有加班的情况,但是,我记得有时需要在晚上或清晨在家工作。总而言之,工作量并不是那么糟糕。

雅虎(2006-2011)

雅虎给我的起薪是我当时拿到过的最高的薪资报酬。除了115,000美元的基本工资(相当于2018年的143,833美元)外,还包括10,000美元的签约奖金,3,500份股票期权,1,500份受限股权和搬迁费用。这是我第一次尝试要求更高的起薪,虽然立刻遭到了拒绝,但是至少我做了尝试。

我加入雅虎的过程比较曲折。当时我听说雅虎的员工培训在用我的第一本书《Professional JavaScript for Web Developers》。因此,我相当于有了公开的邀请函,可以去拜访他们的公司。我曾前往山景城参加Google的面试(他们通过我的第二本书《Professional Ajax》找到了我),所以我也可以顺路去看看雅虎。我没有想到那次谈话变成了申请在雅虎工作的邀请函。

我记不清进入雅虎后的具体薪资了。我在雅虎工作了近五年,期间有过多次加薪和两次升职,所以我的薪水一直在涨。所有这些信息都发送到了我的雅虎公司的电子邮箱,因此我并没有任何保存下来的文档。在雅虎的期间也经历过裁员和停止加薪。我最初得到的股票期权最终也变得毫无价值,因为雅虎的股票价格再也没有达到期权定价时的水平。后来我拿到了重新定价后的股票期权和更多的受限股权,但是具体情况都不记得了。

离开雅虎时我的薪水应该大约是165,000美元,因为从Box给我的Offer中就可以看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离开雅虎后我曾经尝试和一些朋友创业,所以之后的18个月一直没有稳定的收入。

雅虎的工作量根据我当时的职位有所不同。刚加入雅虎的时候,因为搬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所以我感到深深的沮丧。我觉得独自一人在公寓里的时光有点难挨,所以我会早到公司并且很晚才离开。专心于工作可以让所有的杂念都排除在脑海之外,我很享受在My Yahoo的工作,所以那段时光有好有坏。大多数时候从早上9点到晚上7点我都会在办公室。

后来,我逐渐适应了环境,而且也认识了很多人,所以在办公室的时间就少了,每周的工作时间回到了40个小时。我还获得了很多参加写作和演讲的机会,这些活动了填补了每个夜晚和周末。不知不觉期间,我基本上每天一起床就开始工作,一直到上床睡觉。虽然并不是所有的工作雅虎都给我付了钱,但都是同一类型的工作,所以我一力承担了下来。

不过,有一件事我从来没做过,那就是在家里检查我的工作邮件。我告诉所有人,离开办公室就意味着我不再工作,与我联系的唯一方法就是打电话给我(我给了每个人我的手机号码)。在雅虎工作的5年时间里,他们只给我打过一次电话。

有几次我不得不在周末工作,但是我的经理人非常好,他会在下周的工作时间里补偿给我。如果我不得不在周末工作,那么就可以在下一周换休同样长的时间(通常我会挑周四和周五,这样就可以享受一个长周末了)。

Box(2013-2016)

Box给我的Offer也很给力。起薪175,000美元(相当于2018年的189,415美元)就足以让我乐开怀,而且他们还给了我50,000份股票期权。当时Box还在上市前,因此如此多的股票期权(他们告诉我,我得到的股票期权高于其他相同水平的人)也是我的一个重要考虑因素。我还交涉成功了25,000美元的签约奖金。

作为咨询业务的一部分,我会经常在不同公司进行演讲。我同意在Box免费发表演讲,因为一位朋友在那里工作,并且提到他们在管理日益增长的JavaScript代码库方面遇到了麻烦。在演讲结束后,我与一些人进行了交谈,包括工程副总裁,我们决定探讨在Box工作是否适合公司本身和我。通过几次讨论后,我感觉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我可以回到有固定收入的日子,还可以解决一些有趣的问题。

对于加入Box直到离开公司的那段期间,我的记忆很模糊,因为在此期间我的健康状况急剧下降。我记得在加入公司后3个月,在资深软件工程师的职位上得到过一次加薪,6个月后晋升到首席架构师(虽然6个月后我才涨薪水)。我有理由相信那次升职后我的薪水涨到了208,000美元。我清楚的记得最后一次加薪是在2014年,我的薪水涨到了22万美元,因为我当时已经由于身体状况的问题开始在家全职工作,所以我觉得还能给我涨薪水他们这些人真是太好了。

在Box期间,由于我的身体状况,我非常小心地管理我的工作量。刚开始时我每周工作40个小时,但随着健康状况的下降,工作时间也随着减少了。我敢肯定之后一直低于这个水平,但是由于我们的工作是根据影响力而不是根据工作的小时数评估,所以我仍然得到了同僚和经理的一致好评。Box非常的仁慈,他们给我足够的灵活性,让我在家工作了两年,甚至在那之后,我也可以按照自己的健康状况自行安排工作。很讽刺的是,健康状况的不断恶化让我不得不更加聪明地了解自己的工作方式,并在工作期间保证神志清醒。在加入Box一年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时间写作和演讲了。

当我的身体状况无法在家工作后,我离开了Box。


结论


在我16年的职业生涯中,即使加上在MatrixOne和雅虎停止涨薪的那几年,我平均每年的加薪也有10,000美元。因此,如果一直工作到现在的话,我薪水应该大约在25万美元。

有一点很重要的是,我从未主动要求过加薪,只是偶尔协商其他具体事宜(如上所述)。在为自己工作之前,我从来不愿意去交涉我的薪酬,每次Offer的内容都让我很满意。

除了在Vistaprint工作的一年(那一年真是如坐针毡),我一直被评为同一职位上的最佳员工。我并没有任何提升计划,我得到的大多数反馈都是改善与同事的互动和沟通。除了在Vistaprint(因为......屁股疼啊),每次我都将反馈牢记在心,并努力改善这些方面。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我一直单身,因为不需要拖家带口,所以我有更多的选择。我可以接受比我的期望更低的薪水,或去其他地方,而且我可以放弃有价值的股票期权(例如Vistaprint)却找一份令我更为满意的工作。我觉得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选择,所以我认为在这里明确交代一下我的情况很重要。

分享这些信息我有两个希望。首先,我希望这些信息可以让女性更加容易地理解她们能够从类似的工作中得到多少的薪酬,以及在她们的职业生涯中怎样才能获得加薪。其次,我希望处于类似职位的其他男性也可以分享他们的薪酬史,为他人提供帮助。

如果我们愿意分享,那么我们都会变得更好。

推荐↓↓↓
人工智能与大数据
上一篇:年度打脸!2018 年深度学习发展速度被严重高估 下一篇:Pytorch 1.0正式版发布!TensorFlow王位不保?曾经Pytorch许诺的都实现了吗?